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封面头条
5:31pm 24/01/2023
魏家祥:需改变只注重服务策略  马华要敢敢发声
专访:黎秉辉、王丽琴 摄影:黄志汉
魏家祥中文媒体联访–年初四见报(1月25日)
魏家祥强调,国阵最崇高的价值就是有商有量,讲求平等,即使当中出现任何争议,马华都未曾有离心或背弃国阵。

(吉隆坡24日讯)自创党以来,一向以服务见称,但近几届大选成绩显示,绝大部分华裔选民都是“服务找马华,选票给别人”;这残酷的现实,令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不得不承认,马华是时候去反省只注重服务的策略与方式。

他认为,马华必须改为勇于为人民发声,为关乎人民权益的重大议题出谋划策。

ADVERTISEMENT

对他来说,若今天的马华要以“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姿态展开历史新征程,全体党员都有责任扛起这份重任,马华领袖或各地党员可以在各个重要议题上提出意见,如废除死刑、电召车服务及罢免法等,这样才能让外界关注到马华的存在。

配合癸卯兔年的到来,魏家祥接受中文媒体新春联访时,畅谈马华从巅峰陷入低潮、马华和巫统的关系、在团结政府中的定位及马华的前景。

“有的选民要的不是服务”

他说,他和拿督斯里黄日升在今届大选再度获得人民委托,分别成为亚依淡和丹绒比艾区国会议员,无可厚非一定要给予最好的服务。“但有些选区,选民要的不一定是你的服务,而是要你敢于表达民意,替他们说出真话,言之有物。”

魏家祥既是马华巅峰历史的见证者,也是马华跌到低谷时接下领导棒子的领袖。看着马华从巅峰掉入谷底,并在漩涡中拼命挣扎和攀爬,他直认不讳,当马华失去政治力量和资源,党员的向心力已不如从前,无论是中央领袖或是基层,他们都潜移默化地受到影响。

他说,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很多地方的选民不太需要议员提供传统的服务,他们自己就可以解决一切大小事件。

“如果你把自己弄到很忙,但你的选票也只拿到10%、5%,那可能这个方式就要改了。我们必须让选民感觉到候选人可值得信赖,而愿意支持和投票给你。”

魏家祥中文媒体联访–年初四见报(1月25日)
魏家祥向媒体展示由议长发出的信函,指国会议员被要求表明支持个人出任首相,而非支持政党。
做事被曲解 多次吃亏

魏家祥说,在马华鼎盛时期,马华领袖可以把争取拨款、全新华小和搬迁华小的课题昭告天下;然而,当马华政治势力变得单薄,该党所做的事情都会被曲解放大,甚至有人会刻意煽动马来人的情绪,责骂马华。

他感叹:“我们吃过很多这样的亏。”基于此,马华在执政时期,曾为独中争取两次的1500万令吉拨款,惟他告诉董事部,即使拿到拨款也无需公开感谢,以免马华再遭受不必要的误解和批判。

他续说,马华过去换了数名领导人,大家都很努力消除外界对马华的刻板印象,只是外界对该党的怨恨及问题的症结,并非在一朝一夕内引发,而是过去数十年来累积所致。

马华在2004年赢获31个国会议席的高峰后,战绩每况愈下,2008年大选降至15席,及后2013年滑至7席;最近两届的2018和2022年,更只分别剩下1席和2席。

应跳出种族政党框框

一直以来,马华在成员党内被视为代表华社的政党,但魏家祥认为,马华是时候跳出种族政党的框框,以更鲜明的多元中庸理念展现在大众面前。

马华于2019年的中央代表大会上修改党章,让非华裔人士能够成为马华的附属党员,以展现更多元种族的路线。

“非华裔附属党员的意见不仅仅代表华人,他们可以透过举办活动分享各自的看法。如果只是限定只有看得懂华文的人才可以参加,其实这会造成马华与人民渐行渐远。”

盼团结政府达“共创全民大马”

谈到马华的前景,魏家祥指着墙板上写着的“自由、民主、公平”六字,并冀望团结政府能够达到“共创全民马来西亚”的理念。

“如果团结政府真的能够达到绝对自由、民主和公平,马华就能实现目标,并完成这项历史责任。”

他表示,马华不会向团结政府要求任何官职,因为团结政府的内阁阵容已经尘埃落定,马华能做的是扮演监督与制衡的角色,成为政府的一颗良心。

数十年处对立
国阵磨合是考验 

魏家祥说,团结政府内的政党在数十年来都是互相对抗,尤其国阵和希盟长期处于矛盾和对立,如今要双方在短时间内磨合及达成默契,无疑是一大考验。

“因为大家几十年来都是互相对抗的,但忽然间要跟和好如初、破镜重圆等,大家的观念一时可能还转不过来,反而有可能失掉一些铁杆支持者,而各政党都可能面对同样的问题。”

他就国阵和希盟会否在来临的6州州选合作一事这么表示。

春节后商州选合作

他说,国阵和希盟会否在来临的6州州选合作及合作方式,都会在农历新年后才会有更进一步的讨论。

“马华内部已经有初步的讨论,但会在2月集中式讨论这些议题,然后带到国阵商讨。”

魏家祥强调,在政治上一加一不一定等于二,不能单纯地把国阵和希盟在过去选举所得的选票相加后多过对手,就等于一定会胜选,否则以国阵此前在柔佛州选时取得的成绩,是不可能在全国大选时在柔佛赢少过18个议席。

政局变幻莫测

他认为,政局变幻莫测,即使是同一批选民投票,也不见得会出现同样的结果。

“柔佛州选首次落实18岁投票,但同样的一批人在3和11月投票的结果竟然是不一样的,而这也就说明政治上仅8个月的改变就可以很大。

“就好像在巴东色海国席选举,如果你把国阵和希盟结合起来应该是必胜,但你看回成绩却恰恰相反,输得更多。”

针对希盟兼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提出“只和国阵合作”、“只和巫统合作”、“各自上阵”的选项,魏家祥不太认同,因为他认为这些方案都会带来反效果,比如使到团结政府内出现尴尬和冲突。

“如果你只和巫统合作但又不和其他国阵成员党合作,那怎么个打法?而国阵作为一个整体,委任状要怎么给?而各自打的话,你团结政府的尴尬就更大,下面在前线互打,但内阁却和好,若无其事,这是曾经我们在马六甲选举时的问题。”

马华不能把话说到太死

因此,他表示,马华目前不能把话说到太死,而是会在保持谦卑的同时,再看对方开出的条件及是不是能在当中扮演有所发挥的角色,这才能体现团结政府本该有的默契。

“这过程不能一味是你让我得,而到底团结政府会不会是名存实亡,还不懂,这还有待过年后,未来的5、6个月会才会发生。”

魏家祥中文媒体联访–年初四见报(1月25日)
魏家祥手持“福”字,向星洲日报读者拜年。
吉丹登料先解散
州选或分2阶段举行 

魏家祥预测,州选可能分成两个阶段来举行,其中由国盟执政的吉打、登嘉楼和吉兰丹可能在农历新年后就解散州议会,而由团结政府领导的3个州则较后才举行州选。

他否认马华在6州州选上阵议席的谈判上处于弱势,并指出重点在于团结政府所要体现的团结精神,即要囊括各政党的代表,让所有人都能有一定的话语权。

他表示,马华能在来临的州选上阵多少议席不是重点,最重要的还是能不能赢。

询及马华有多少把握的议席时,他坦言该党在2018年全国大选都没在这6州赢过任何一席。

虽与巫统关系倒退
马华不曾背弃国阵 

魏家祥坦承,在全国大选之后,马华与巫统关系有些许倒退,但马华却从未有过离心或背弃国阵。

“经过2022年的大选以后,我想在某个程度上出现了一些倒退,毕竟他们(巫统)也有新的合作伙伴(指希盟)了,那么他们对国阵其他成员党的重视也成为一个关键。

“所以你看到巫统在几年前就说他们很想跟其他政党合作,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合作,所以今天他们要应验他们自己讲的是对的,他们也可能去尝试,毕竟广结善缘,要跟他们在一块。

“作为国阵成员党,我们不可能去阻止人家怎么做,但这个是存在的,我不能当作没看到。虽然你(巫统)有了不一样的观点,但毕竟你还是成员一分子,竞选还是用国阵的旗帜,大家应对整个联盟忠心,我们不曾有过离心或背叛过这个联盟。”

他强调,国阵是一个由多个政党组成的联盟,而马华要的就是国阵的模式,凡事都必须有商有量,要的是这种原汁原味的国阵精神,而不是一方说了算。

“很多东西需要回到整个价值,而国阵最崇高的价值就是有商有量,做决定不是看谁的票多,而是大家都是平等,这个就是我们一直推崇的。”

魏家祥中文媒体联访–年初四见报(1月25日)
魏家祥(右六起)及黄日昇与各中文媒体代表合影时,齐齐拱手贺岁。右一和右四为本报高级记者黎秉辉和王丽琴。
跟着国阵指示
立场反复非马华问题 

魏家祥感叹,马华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对组建政府的立场,始终都是跟着国阵原有的决定进行,当中出现的反复和矛盾,也不是马华的问题。

他忆述,在全国大选出现悬峙国会的局面后,国阵本应该在11月20日召开最高理事会讨论有关决定,只可惜会议被取消,而国阵议员在11月21日下午2时觐见国家元首表态支持的首相人选时,就自然认为是保留原本的决定。

“但在11月22日开会时,他们(巫统)却说要听两边(希盟和国盟)开出的条件,因此23日我们则交由国阵主席、署理和总秘书进宫觐见国家元首,当时大家都是尊重国阵做的新决定。

“马华从来都是跟着国阵原有的立场,如果间中有人改变,那么就不是我们的问题,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要支持某个政党,因为选首相是写下某个人的名字。

“今天有人把那个故事讲成怎样,到底巫统跟国盟谈了什么,我就不便评论,我能够讲的是,马华所做的都是根据国阵的指示,除非你们自己转变了,那么我们不知道。”

无论如何,魏家祥表示,这一切在首相被委任之后已变得不重要,如今团结政府包括了国阵,即使在当时的国阵最高理事会不欢而散,没有制定一个很清楚的议决案,都已经不再重要。

他也说,关于大选后所发生的过程,他不会再多说什么,但他会在自己的回忆录里面说清楚,并强调每一样证据都在自己的手上。

否认涉“瑞吉行动”
没支持国盟伊党执政  

魏家祥否认涉及“瑞吉行动”,以企图走后门的方式支持国盟和伊斯兰党上台执政。

他感叹,伊斯兰党总秘书拿督斯里达基尤丁甚至还误认他是联同巫统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出席会面的领袖,未料在他致电质问对方之后,达基尤丁才说搞错了。

在组建政府所引发的矛盾和争议,都令魏家祥和丹绒比艾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黄日昇成为众矢之的。

他坚称,2人从来没有说过要退出或背叛国阵,但面对这些非议,他们确实很难过。

“那一刻,我们很无奈,我们甚至认为可能输了反而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胜选之后却被指说和伊斯兰党组成政府,我们何时做过这个决定?”

他说,在2人被骂惨以后,再到巫统大会前夕,外界可能会慢慢了解当中的来龙去脉。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做的决定跟国阵的议案是没有相左的,这一点我们问心无愧。”

大选虽惨败
马华不会消失 

尽管马华在大选再次遭遇惨败,惟魏家祥信心满满,该党绝不会在我国历史洪流中消失!

他说,即使面对政治力量被大幅削弱的窘境,马华还是会在政治主流中扛起历史使命,让马华的声音被听见。

他强调,马华不会退居幕后,反而会在国会里积极发声,“我们这个时候要想办法把党的心声带去议会里面,这是非常关键的,我们有责任在议会让马华的声音被听到。”

魏家祥中文媒体联访–年初四见报(1月25日)
在第15届全国大选中,魏家祥(右)和黄日昇成功为马华赢得亚依淡和丹绒比艾国会议席。
执政党→反对党→支持者
马华须适应新角色

面对马华从执政党变成反对党,再到成为团结政府的支持者,魏家祥坦言,马华国会议员没有机会进入内阁制定政策,只能在国会参与制定政策的工作。

“我们必须适应这个新角色,许多事已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更希望成人之美,如果政府做得好,我们会给予赞美,若哪里有缺陷,我们也会点出问题。”

他忆述,在2018年全国大选之后,他成为了马华硕果仅存的国会议员,当时他只能凭靠手中的一票,将马华唯一内阁代表的薄弱势力,转化为争取的力量。

寻求蝉联总会长
让马华声音被听到 

马华将在今年杪举行党选,虽然魏家祥没有直言自己会寻求蝉联总会长职,但他在字里行间中透露,在党处于艰难时刻,他不会弃党于不顾。

“这个时候,我们只有两把声音,我们不能完全退下去,党成就了我们,我们必须想办法将党的声音带入国会,我们有责任让马华的声音被听到。”

他斩钉截铁地说:“在马华党选中,所有职位都是公开竞选,即使是最强盛时期,也有人竞选总会长。如果连民主都做不到,这个党就不存在了。”

除了他之外,黄日昇也被视为可能会竞选高职的领袖。

当魏家祥被问到是否会和黄日昇搭档竞选高职,他认为,距离党选还有8至9个月,一切都言之过早。不过他肯定的是,两人同为马华国会议员,不能在胜选后就一走了之,他们有义务强化这个党。

“退下是一个很容易的决定,但想到2018年,那时更辛苦,当时没有其他人,你都能坚持下去做反对党,今天的情况不至于惨到只能当反对党,你还是政府的一员。”

他庆幸,马华领导层愿意放下政治包袱,至少他们做到党员们所期许的事。

魏家祥中文媒体联访–年初四见报(1月25日)
魏家祥(右四起)和黄日昇在联访开始前,与中文媒体来个简单的捞生,一同迎接农历新年。
不揭晓免被“连根拔起”
至少10人能接班 

在魏家祥心中,他预见至少10个优秀的领袖能成为未来接班人,不过他不愿意揭开谜底,以免这些年轻领袖被“连根拔起”。

“这个时候被点名,不见得是好事。马华有种文化叫提拔,当被提及,别人就会去拔掉他。

“我们要保护这些年轻人,即使他输了两三万又怎样,这是他第一次,输很惨没关系,如果他能够继续走下去,可能他会走不一样的路,甚至走得更快。”

他认为,领袖必须确保政党不会面临青黄不接的困境。

2个月到100天
应给新政府时间表现 

魏家祥表示,人民不应急于要团结政府交出成绩,而是应该先至少给予新政府两个月至100天的时间去表现,不过马华还是会在一些重要课题上发声以监督政府。

无论如何,他表示自己会针对一些重要课题监督政府并给予建议,例如国内鸡蛋供应不足的课题,他认为政府没必要舍近求远,大费周章进口印度的鸡蛋,而是应该让本地鸡蛋价格自由浮动。

而对于外劳短缺课题,他说重点在于引进外劳的过程太多的限制,而这不单是大马,来源国那边也是非常重要,代理要怎样用合规的方式把人带进来,以及通胀问题导致外劳都不选择来大马。

魏家祥联访要点

●大选后,马华与巫统关系略有倒退,但对国阵从未有离心,也不会背弃国阵

●国阵是多个政党组成的联盟,马华要的就是这个模式,凡事有商有量、原汁原味的国阵精神,不是一方说了算

●马华被视为代表华社的政党,但也是时候跳出种族政党框框,以更鲜明的多元中庸理念示众

●尽管大选再次惨败,马华绝不会在我国历史洪流中消失

●团结政府内的政党数十年来都是互相对抗,如今要在短时间内磨合及达成默契,是一大考验

●没涉及“瑞吉行动”,以企图走后门的方式支持国盟和伊斯兰党上台执政

●之前对组建政府的立场,始终跟随国阵原有决定,当中有反复和矛盾,不是马华的问题

●党选今年杪举行,在党处于艰难时刻,不会弃党于不顾

●至少10领袖能成为接班人,但不宜揭开谜底,以免他们被“连根拔起”

打开全文
国盟
希盟
马华
魏家祥
国阵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小时前
5小时前
11小时前
11小时前
12小时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